cf

脑抽鬼畜

屏幕上的女人永远地闭上了眼睛,一颗泪无声滑落。

“我领略了她的一生。”

“瞎说吧,你只看了她成亲后的个人cut。”友人反驳。

“不,”我摇头,“她的前半生浑噩,直到嫁与他,她的生命才是鲜活的。”

友人白眼,“咱能别矫情了不?”

“尼玛老娘难得感动,咱能别煞风景不?”我呼了友人一掌。

“我错了,矫情,你这辈子都驾驭不了……”友人哀嚎

“你……”

评论